<progress id="jmhu1"></progress>
  1. <progress id="jmhu1"></progress>

  2. <span id="jmhu1"></span>
      <rp id="jmhu1"></rp>
    1. <button id="jmhu1"><acronym id="jmhu1"></acronym></button><th id="jmhu1"><track id="jmhu1"></track></th>

      错位人生读书笔记范文

      2019-05-03推荐访问:读书笔记

        每过一段日子都会看一部电影。虽然是在线观看,但这于我足以,何况细节处是可以无数次回放的。

        看电影的好处自然很多,单是怡情悦性一样就是莫大的所得了。像看《导火线》那样的动作片,只觉得内心的暴戾之气被一缕一缕地拔升,化为憎恶,化作怜悯……不知不觉间竟与亚里士多德的“卡塔西斯”相遇了。最近赶风潮似的看了《剑雨》,之前是《通天帝国》。回味起来,与此前看《钢炼》(I)时候的感觉完全相同。这愁云惨雾、爱恨情仇竟然全因某一人在某一时日突起一念之后的推波助澜。

        感叹世事弄人之余,一个声音不断提醒:可别忘了,再精当的编剧,终是要经过演员的演绎才可展示。这与白纸黑字所造的境界完全不同。阅读依存于读者的形象思维,即使清晰明白的场景描写也需一种内在的视觉将前后贯穿统一,继而体会言外之意。观影印象的所得则来得直观密集,镜头框住的声调、神色、体态、服饰无不催生意味的出现。这随直观的视觉而产生的意味,有时如水墨一点落于宣纸,一轮轮散去,煞有介事。这来去匆匆的直觉观感可不管演员的原身如何,它只问演员的情貌音容如何被角色的腔调、颦笑,乃至心神完全占有。

        由此来看,虽然都是一念引发的波澜,《剑雨》就比《通天帝国》好看许多。通篇来看,这《通天帝国》,演员言语间少有角色本该有的古人口气。即便它仗着侦探片的剧情展开,可毕竟它的背景是那个爱被国人提起的大唐时代。要说音容间的大气、谐和,刘嘉玲最好,无论其妆容如何,那种稳健之势全盘都出来了;邓超、梁家辉在中档位置,言行中缺少的古旧之气被情节的惊险和角色的不在场掩盖去了许多;最差的应该是刘德华和李冰冰,现实间都市男女的浮躁与矛盾彻底被带到戏里了,即使身着旧时裳也毫无旧时气象。也许这不该算做演员的失败,毕竟国语版的电影大多找人配音的,但这种不和谐却绝对是整部电影的败笔。

        退一步讲,他们的衣物原本不与古时相同,他们的肉身、魂灵远非古人再现,所以何必在意这些声腔气韵的缺失呢?何况终究会有那么一部电影满足那种对古时的假想——人人说话都带内敛之气,举止之间散发稳健之风。的确有的,这便是《剑雨》了。

        大体盘算一番这部片子里的所有演员,似乎都没有《通天帝国》里的弊病。假倩女大S之错失在于她的表演仍旧带有明显的偶像剧风味,声腔气韵弱了些,而其他几位在这方面则真是可圈可点。这其中自然也有一层背景上的原因,《剑雨》故事的展开几乎全在江湖传说之中,即使有个朝廷在那里,也几乎是虚设,不似《通天帝国》完全依仗了古时的朝廷背景而展开。

        众人纷说,杨紫琼之老相。确实她出场时,那显老的面容、不带钗环的简单发型全无一点女性的柔美,可以说完全不能与初始的林熙蕾(不过林熙蕾也有些显老了)相比。林熙蕾的发式几乎与男性一般,暗色的衣服与其冷艳的风度十分相称。可杨紫琼那些略带粉嫩的衣物似乎总是与主人家的气质不相妥帖。许是细雨过惯了男人般的杀手生活,根本不通服饰装束的搭配,多年后带着另一张脸回到芸芸众生之中,只能勉力收拾一下自己了。好笑的是,她落脚之地虽在京城,但却极少美女俊男。一班求婚客俱是歪瓜裂枣,想来他们的出现不是要证明这是一群不懂得品鉴女人的妆容、气韵的男人,便是急火火地要展示平凡人生活的滑稽可叹。

        就算如此,杨紫琼还是把变化了的细雨演绎得异常丰满。这其中最值得推敲的应该是她以稳健之风所涵韵出的一份柔情。这柔情本与她毫无瓜葛,错杀陆竹之后,得些许领悟的她言语之中总有一种惴惴不安的生涩。这声音本是发自另一位演员喉舌之间,总不免让人怔住。想想此前林熙蕾一段,这声音中的暴戾、躁动,而到杨紫琼夜间喃喃心语一段,则端出一副文艺女青年般温婉的面相。细雨虽凶,但声音与其面相却不见间隙;曾静已消泯杀气,可声音却是夺了另一位年轻女子的。这言语间神情的转折,其中与人物自身越来越明显的不匹配,恰恰可以证明女性杀手复归柔情、重拾平凡女人的生活实在是一段坎坷逆旅。

        相比而言,郑宇盛的江阿生的情貌音容则妙在把一段大智如愚的品性完全寄生在了痴傻平凡之中。他与曾静的纠葛不像纯粹为报父仇,倒像是打着这个旗号把家破人亡后的绝望复活成一段宽恕的心曲。观影时,看南京的天气捉弄他飞奔来回,其实他的诉求和原谅何尝不是造化弄人的一道惊人手笔。说起来,他们俩倒是一对侠义的“史密斯夫妇”,只是此处两人被同时提起时却是“曾静夫妇”了。

        余下的转轮王、彩戏师等一干人等,各自生活在隐秘的求索中,在杀戮的生活与各自赏味人生的喜好之间演绎的何尝不是曾静、江阿生式的错位人生呢?还是李鬼手那句话:“做人难啊。”

      作文投稿
      香港lhc开奖结果记录-香港百分之百一肖中特-香港本港台开奖结果